可慕的涅槃之路

日期:2019-10-19编辑作者:纺织皮革

日前,晋江安海镇政府联合晋江市环保局在可慕皮革集控区举行现场会,就皮革企业污水处理、管理机制问题进行探讨。

《通知》中,对安东工业区和可慕集控区的排污总量、排放水量都进行了控制。这也意味着,集控区内的企业想扩大产能,必须建立在不增加排污量和排水量的基础上。

晋江可慕制革集控区成立于1993年,是国内较早的集控区之一,曾是晋江重要的鞋材,箱包,和皮具供应厂商聚集地。由于集控区的供热、排污系统逐渐老化,面对新环保需求,63家皮企显得有点力不从心了。近日,从泉州市环保局到晋江市环保局发起的,限期整改通知单,可谓让原本疲态尽显的63家制革企业雪上加霜。
可慕皮革的艰难整改路 其实,在08年,可慕制革集控区就停工待产,专注于污水处理和集中供热系统的改造,但效果并不理想,在恢复生产后,依然在诸多方面达不到环保局的污水治理标准。
去年省政府办公厅的一纸《通知》,对可慕集控区可谓“打击不小”。《通知》中规定:现有生产规模3万标张/年以上至10万标张/年以下皮革企业,从通知下发之日起至2011年年底,只允许加工蓝湿皮、二层皮,不得加工原皮。2012年1月1日起,生产规模10万标张/年以下的皮革企业一律关停淘汰。
而据晋江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去年可慕集控区内的63家企业,生产规模达到10万标张/年的仅有1家。这就意味着,集控区其他的62家企业如果不做任何生产改造,到2012年1月1日就得关停淘汰。于是,在2012年1月1日这一“大限”来临之前,可慕制革集控区的整合重组就势在必行,并且迫在眉睫---距离政府的最后通牒,可慕只剩下了不到2个月时间
时间紧迫 可慕终提出重组方案 去年以来,可慕制革集控区内63家制革企业、区外3家制革企业,在多次座谈、磨合之后向晋江市环保局递交了一份整合方案:拟将66家中小制革企业整合重组成4家制革公司。
重组后的4家制革公司分别为:福建省晋江聚泰制革有限公司由原来23家区内制革企业出资组成,注册资本7800万元,重组后产能75.8万标张/年);慕盛皮革新科技福建)有限公司由原16家区内制革企业出资组成,注册资本7200万元,重组后产能53.7万标张/年);福建省晋江市锦帮制革有限公司由原区内13家制革企业以及区外2家企业出资组成,注册资本8200万元,重组后产能49.2万标张/年);福建省晋江市雄峰制革有限公司由原区内11家制革企业以及区外1家制革企业出资组成,注册资本8100万元,重组后产能46.7万标张/年)。
尽管可慕制革集控区在为他们的生存和发展紧锣密鼓得在做最后的努力,但业内对此却反应冷淡。据记者走访市场了解,许多企业尽管对可慕皮革的重组十分关注,但都认为该事件很难对现有皮革行业格局产生影响。
无论可慕皮革重组是否成功,这只是可慕未来先要走好的第一步,重组并不是可慕皮革所遇到的最大的挑战,真正的挑战是重组后如何再次进入市场,如何稳定发展。

当天的现场会提出,可慕制革行业要注重技改提升,寻求发展新路;理顺机制,提高集控区整体管理水平;强化产业和园区长远规划,做大做强皮革行业;进一步提升管理服务,加强环保巡查监管,强化污染治理,推进可慕皮革行业持续发展。

一时间,整个晋江皮革行业都停下来了,而且这一停,就是大半年。因为上级部门对泉州皮革行业的整治方案一直未能最终确定,所有皮革行业只能一边持续地整治,一边积极奔走自救。

据悉,为解决集控区制革污水排放问题,可慕村目前新建一个占地面积10亩的污水处理厂已投入试运行。现场会前,与会人员先后走访东石电镀华懋集控区和可慕皮革集控区的污水处理中心。

“此外,相较于普安集控区,晋江皮革企业在污水处理上多了一道保障。”陈荣辉介绍,所有晋江的皮革企业,自行将污水处理到COD≤500mg/l,氨氮≤35mg/l的标准后,还要再统一排放到位于安东工业区的“泉荣远东污水处理厂”进行二次处理。该处理厂会按照生活污水的标准,将所有污水处理成COD≤60mg/l,氨氮≤8mg/l再排入深海。

据了解,早在新中国成立前可慕村就开始有人从事制革行业,特别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小制革”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制革行业的无序发展,在带来经济效益的同时,恶性竞争特别是污染等问题也随之而来。从2011年年底开始,可慕集控区内原63家企业整合重组成4家规模制革企业,提高了集控区的整体水平和污染集中控制。

记者观察

此场“环保风暴”中,晋江皮革行业能够“成功逃生”,整个行业未雨绸缪的意识也起了关键的作用。

“逃生技能一”是不疑余力地环保投入。

在“环保风暴”之前,所有晋江皮革行业并不具备氨氮≤35mg/l的技术能力;如今,安东工业区和可慕集控区的所有单体企业,全都已经达到了这个标准。“为了氨氮含量能达标,协会特地向美国和澳洲的公司引进了微生物代谢调节剂和硝化细菌强化剂,以控制污水中的氨氮含量。这两家公司都是世界上治理污水的权威,引进他们的技术和产品,价格不菲。”陈荣辉介绍,在这场“环保风暴”中,整个晋江皮革行业的环保投入之大,是前所未有的。单单峰安一家在污水治理设施以及技术改造上面的投入就达到了4000多万元,兴业皮革的投入达到了3000多万元,可慕集控区的污水处理厂也达到了2000多万元。

刚刚下发的《通知》中规定:现有生产规模3万标张/年以上至10万标张/年以下皮革企业,从通知下发之日起至2011年底,只允许加工蓝湿皮、二层皮,不得加工原皮。2012年1月1日起,生产规模10万标张/年以下的皮革企业一律关停淘汰。现有生产规模10万标张/年以上至30万标张/年以下皮革企业,从本通知下发之日起至2014年底,只允许加工蓝湿皮、二层皮,不得加工原皮。2015年1月1日起,生产规模30万标张/年以下的皮革企业一律关停淘汰。

提起当时整个皮革行业的紧张程度,晋江市环保局副局长陈冬生还记忆犹新。

“环保风暴”中 晋江皮革成功“逃生”

位于安东工业区的泉荣远东污水处理厂。

“《通知》下发没多久,我们的整合重组方案就已经上报到了晋江市环保局。条件一成熟,我们随时就可以进行合并。”许清思本人也是晋江腾华制革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他所经营的腾华皮革,也没有达到30万标张/年的标准。如今,他已经与集控区内永盛、恒春、香江三家皮革商定,未来一起整合重组、优势互补,以增强实力。

据安海可慕制革理事会负责人许清思介绍,可慕集控区内有63家企业,其中规模达到30万标张/年的企业只有5家。按照《通知》规定,这些必须根据现代企业管理制度进行整合、重组、提升,否则到2015年,该集控区内所有未能达到30万标张/年的皮革企业都必须予以关停淘汰。

日前,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了18个工业行业淘汰落后产能的企业名单,泉州8家皮革企业名列其中,被勒令要求今年三季度前必须关闭落后产能。在这之前,福建省政府办公厅刚刚下发了《关于加强皮革行业污染防治工作的通知》,《通知》出台了诸如“至2015年,生产规模30万张/年以下的皮革企业一律关停淘汰”等一系列严格的规定。

活下来的力量

但陈荣辉坦言,也正是因为这种前所未有的严峻形势,才让广大晋江企业痛定思痛,加大投入积极整改。如今,近一年的努力,帮助晋江皮革行业练就了从“环保风暴”中成功“逃生”的“技能”,不仅免于被列入淘汰之列,几大集控区更是纷纷等来了“准予生产”的好消息。

核心提示

于是,“增产不增污”成为目前所有晋江皮革企业的共识。许清思介绍,可慕集控区预计投入1000多万元,兴建“污水处理回收系统”。陈荣辉也表示,他也正与协会会员共同探讨研究,如何从技术上回收污水,实现“增产不增污”。

陈冬生向记者介绍了一组数据:目前,就污水治理的费用来看,泉港普安集控区治理一吨污水花费4元,而晋江的皮革企业则需要花费十几元。“单单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晋江皮革企业对于环保的投入。”

同时,从晋江市区“退二进三”到安东工业区的8家皮革企业,也被准予重新进行环境影响评价,9月底有望试生产;可慕皮革集控区的63家企业,也被准予恢复生产。

泉州市皮革行业协会会长、峰安皮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荣辉算是此场“风暴”中感触最为深刻的。如今事件尘埃落定,他笑谈:“这近一年里,我不知道组织会员开了多少会,跑了多少趟省环保厅进行协调。”

另外一个“逃生技能”就是积极重组,增产不增污。

事实上,提起去年10月初刮起的“环保风暴”,晋江广大皮革企业家还心有余悸,而当时,晋江安东工业区、安海可慕皮革集控区的所有皮革企业,也都被要求停产整改,形势之严峻是历史上从未有的。何以最终晋江的皮革行业能够“全身而退”呢?他们又是凭借哪些“技能”成功“逃生”,从而实现自我“救赎”的?晋江皮革的未来又在哪里?

晋江市环保局副局长陈冬生对“风暴”过后的晋江皮革行业有段总结。他说:“从去年到今年,整个晋江制革业的清洁生产技术有了很大水平的提升,都建立了一套规范的管理制度,对环保法规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从被动整改到自觉治理甚至提前治理,实现了角色的转换。现在晋江制革业的清洁生产技术和设备,相信都已位列国内先进水平。”

“突击检查后,省环保厅提出:安东工业区皮革企业的环境影响评价审批手续不完善,可慕集控区的污染治理设施老化,部分污染治理指标未能达到等。最致命的是,当时要求所有皮革企业在污水处理时就要达到COD≤500mg/l,氨氮≤35mg/l。可是此前国家对单体皮革企业的环保标准中并没有氨氮这一项,这导致所有晋江皮业企业均未能达到此标准。”

持续了近一年的“环保风暴”,记者一度以为,对于整个晋江皮革行业来说,这是场具有毁灭性的“风暴”,实则不然。

痛下决心 晋江皮革已练好“技能”

风暴过后见彩虹!

污水处理前后对比,左为处理前。

去年9月底,针对泉港普安皮革集控区的污染事件,福建省随即开展一场环保大整治。去年10月初,福建省环保厅开始对全省皮革行业进行突击检查,由此也掀起了晋江皮革业这场长达近一年的“环保风暴”。

那么,这一年里,晋江皮革行业都练就了哪些“逃生技能”?

采访中,处于安东工业区的一家皮革企业老板的一段话令记者印象深刻。他说:“这近一年来,我在安东工业区的厂房一直处于停产状态。我宁愿提高成本将所有生产放到外省去,也要等厂区整改完毕和环评手续正式批复下来才开始生产,过程中的损失可想而知。如今,《通知》让我看到了曙光,我近一年的努力整改没有白费,我们企业更强了,以后会更好。”

值得庆幸的是,尽管过程一波三折,但对于晋江广大皮革企业来说,在这场“环保风暴”中他们算是成功“逃生”了。因为8家被要求淘汰落后产能的企业中,无一晋江企业“上榜”。

于是,安东工业区、可慕集控区被勒令停产补批审批手续或者停产整改,甚至连甫开始建设的漳浦赤湖皮革集控区也被要求停止投建,重新组织论证。

“可以说,‘风暴’过后,整个晋江的制革行业实现了质的提升。”尽管近一年来,泉州市皮革行业协会会长、峰安皮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荣辉带领着协会会员四处奔走,三天两头开会讨论对策,但对于这场经历,乃至最新出台的被业内用“严苛”一词形容的《通知》,陈荣辉始终认为,这对行业来说是件“好事”。无论是整合重组,还是被“迫使”增产不增污,企业的技术只会越来越强,管理只会越来越规范,整个皮革行业也会越来越好。

“其实,经过两重处理再排入深海的污水,已经不会再对环境造成污染。”陈荣辉介绍。

由此,记者也深信,这场看似具备毁灭性的“风暴”背后,其实是对晋江皮革行业的无形推动。相信能从这场“风暴”中存活下来的企业,哪怕以后再经历更强劲的“风暴”,也会有足够的实力去承受。

“如果说,以前晋江皮革企业是被动地做环保,那么经历了这场‘风暴’之后,‘环保’理念已经深入他们的骨髓,成为一种自动自发的意识。”晋江市环保局副局长陈冬生表示。

本文由北京赛车官方正版投注发布于纺织皮革,转载请注明出处:可慕的涅槃之路

关键词: 企业 皮革 晋江 污水处理

浅析皮具箱包行业营销模式的核心价值北京赛车

皮具行业作为奢侈品行业代表,一直以来被公认为是最有利润空间的一个行业。然而,现今放眼看整个皮具制造行业...

详细>>

从柴静的《穹顶之下》看皮具行业的治污之路【

进而“同呼吸,共命局”就像是就产生了作者们每一人心头恐惧但充满压力的义务与挑衅。对于皮具行当进一步不肯...

详细>>

皮革行业应抓住微博产品营销机遇【北京赛车a

博客园作为一种自媒体,它在近段时日的一雨后玉兰片音信事件中公布出的宏大影响力的结果是显然的。此中皮革业...

详细>>

北美洲化学品质量管理理理局新添2种化学物质列

最近,欧洲化学品管理局就增加两种化学物质列入SVHC清单咨询公众意见。 欧洲化学品管理局近日新增2种物质列入高...

详细>>